in ,

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前言

  在很多国人眼里,凡是外国人都自带光环。但世界很大,丹麦人印尼人苏丹人能一样吗?就算来自同一个国家,比如美国,白人黑人菲人,能一样吗?

  话不多说,先看一个美国黑人犯罪率的视频。

  现在,你依然可以坚持自己的看法,对地球人没有任何“偏见”,这没问题。确实,白人不代表安全,黑人也不代表危险,我也曾经接触过非常粗鲁满口脏话的白人,以及彬彬有礼很有教养的黑人朋友。
  但偏见之所以成立,是基于群体,基于概率。也就是说,不同群体存在不同的特性。根据视频中的美国社会的统计数据,在犯罪率方面,亚裔低于白人,白人低于黑人。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回家有两条路可选,一条经过是白人区,而另一条经过黑人区,你会怎么选?是否为了证明自己对黑人没有偏见,就要穿过黑人区回家么?根据常识,这样选择的结果,就是被暴力犯罪的概率增大了N倍。因为“偏见”的存在,大大降低了我们遇到暴力犯罪的风险。
  事实上,绝大多数反“偏见”的人,都是嘴上喊喊的口炮党,他们一面口口声声反对歧视黑人,一面渴望条件改善后能够搬到白人区,包括黑人自己。
  那么,
 
如何理解对黑人的偏见?
  偏见,或者“成见”,之所以合理,其本质就是信息成本,代表我们的理性选择。举个例子,比如企业招聘。
  如招聘高管,同样的条件,你是选用沿海名牌大学毕业生,还是某内地不知名院校毕业生?
  如招聘IT工程师和产业工人,同样的条件,你是愿招黑人,还是招华裔?
  招聘的目标是选用比较合适的人。杂牌学校中肯定有优秀人才,黑人中也有IT精英和优秀蓝领,但是我们不可能化精力去甄别“真正合适”的人。能考上名牌大学,肯定有其优秀的地方。而黑人学生因为受到特殊照顾,其入学分数远低于华裔。我们依靠“偏见”而作出选择,大大降低了我们识别的成本。
  如果你还不理解,那我们来看一下黑人领袖Jesse Jackson对黑人的偏见: 
  There is nothing more painful to me … than to walk down the street and hear footsteps and start thinking about robbery, then look around and see somebody white and feel relieved.

  最让我感到痛苦的是:当我走过一个街道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我想这可能是遇到抢劫了,我一转身,看到是一个白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Jackson形象描述了黑人自身的暴力问题,这与肤色无关。但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则否认这个问题。

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BLM黑人特权运动
 
  奥巴马执政期间,大力鼓吹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坚决否认黑人的高犯罪率是自身问题,而把原因与肤色关联,归结到种族歧视。在他的推动下,黑人群体形成了这样一种逻辑:
  黑人犯罪率高,因为种族歧视;
  黑人失业率高,因为种族歧视;
  黑人社区破败,因为种族歧视;
  黑人收入低贫困,因为种族歧视;
  黑人不重视教育,因为种族歧视;
  黑人无家庭观念,因为种族歧视;
  ……
  总之,一切问题都是外部造成。
  简单想一下,亚裔不管有钱没钱,犯罪率都很低,这难道也是种族歧视导致?华人父母无论学历高低,都很重视教育,这难道也是种族歧视导致?事实上,奥巴马的嘴巴会骗人,脚步很真实,自己很快搬进豪华的白人社区。
  正如视频所说,目前的美国社会里,黑人群体的暴力性是客观存在,“珍爱生命,远离黑人”,是理性的选择。记得华裔作者高娓娓曾写了篇文章,解释为什么不和黑人谈恋爱,这同样是理性的选择。
  视频中的这些数据,是在发达国家美国的统计。至于非洲的犯罪率会是什么样子,大家可以自行脑补。如果你还坚持说这是种族歧视的结果。好吧,那再看下南非黑人的犯罪率。还是不信,那再比较一下南非黑人在布尔人治下和非国大治下的犯罪率,自行判断。
  老川称某些国家为Shithole,是大实话。
  那么,问题来了,
 
如何消除对黑人的偏见?
  引发人们偏见的,是黑人的暴力行为,而不是黑人的肤色。类似的,有些国人出去后被人白眼,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个群体已经习惯了聚众喧哗、随地吐痰、蜂拥插队,各种不守规则的粗鄙行为形成了外界的偏见,而不是因为肤色。理解了这一点,那就不难找到解决的方法。
  要消除外界对黑人的偏见,这不取决于白人或黄人,而是取决于黑人自己。当越来越多的黑人讲道理、遵纪守法,把自己与那些“暴力黑人”区分开来,那人们就会逐渐改变对黑人的看法。但作为群体性极强的族裔,那些努力自强的黑人,很容易被黑人群体排斥,认为他们不够黑。比如本·卡森Ben Carson,这位传奇神经外科医生现任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长,还有最高法院的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大法官,他们经常被黑人群体排斥,视为“黑皮白心”的“黑奸”。
 

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杰出黑人 Ben Carson & Clarence Thomas

 

  美国的黑人群体,情绪压倒理性普遍缺乏思考,从众心态严重在历次大选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投票只认肤色,一边倒的支持福利驴党,二百年过去了,黑人一直是美国社会的底层族群。无独有偶,部分在美华人,一面对推行“教育平权”、“开放边境”、“纵容犯罪”的驴党深恶痛决,一面还要赞助支持这些政策的杨千刀,真是给人卖了还要给人数钱,这脑子和BLM一个模式。黑人只选黑人,白人只选白人,黄人只选黄人,这是赤裸裸的种族主义。
  随着美国社会的右转,目睹巴尔的摩、芝加哥那些破败的、暴力泛滥的黑人区现状,还有洛杉矶、旧金山越来越严重的流浪者、垃圾、毒品、治安问题,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黑人从驴党WalkAway,他们已经醒悟到自己被利用作为五十多年的政治工具的事实。下面视频中是一位支持象党的黑人,他认为川普实话实说,揭露了白左政客的伪善和对黑人群体的伤害:
 
  同样的,如何消除对伊斯兰的“偏见”,也可以参考前面的思维方式。什么是恐怖分子?就是让你感到恐怖的人。什么是恐怖组织?就是让你感到恐怖的组织。什么是恐怖思想?就是让你感到恐怖的思想。世界上从来不存在什么“伊斯兰恐惧症”,面对以圣战之名袭击世俗平民的宗教极端分子,恐惧是人们的正常反应,不恐惧才有毛病。唯有所谓“温和”穆斯林挺身而出,全力打击那些“激进”穆斯林,才能改变世人的看法。但现在世人看到的,是“温和”人士的普遍沉默,甚至暗中送钱送粮,关键时候还搭把手。

优秀族群的样本

  同样,我们能够找到优秀文化的族群。

  优秀的人,并非不犯错误,而是能够不断反思错误,自立自强。优秀的族群也是这样,即使走错了道路,也会很快反思纠正,实现自我超越。

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德国制造,从假冒伪劣到高品质
 

  一个是德国,欧洲的代表。

  十九世纪下半页,德国作为工业革命的后发国家,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英国,德国货就是假冒伪劣、以次充好的代名词,英国议会还特意修改了《商标法》,要求所有进入英国本土和殖民地市场的德国进口货必须注明“德国制造”,【Made in Germany】成为德国被嘲笑的标记。但德国人并没有群情激愤,骂英国人“歧视”,更没有发起“抵制英货”的爱国运动,而是积极向英国人学习,这些自我反省、认真“精英”的德国人,经过数十年的不懈努力,使得【Made in Germany】成为享誉全球的高品质的代名词。

 
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黑船事件,成为日本转型升级的起点
 
  一个是日本,在亚洲。1853年美国佩里率领黑船到日本敲门,日本人在震惊之余,“知耻而后勇’,举国学习欧洲先进的社会理念、文化知识和科学技术,快速崛起,短时间内成为世界一流强国。  
 
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宫崎峻把日本人画成了猪,讽刺日本人的物化,被奉为大师
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神奈川的佩里登陆纪念碑与佩里像

 

  为感谢佩里把日本从闭关锁国状态之中惊醒,使得日本走向了现代文明,日本人知恩图报,在当年佩里率领的黑船登陆的神奈川县横须贺市久里滨建立了一座佩里公园,公园里树立了一座佩里登陆纪念碑,碑上是明治维新的杰出人物伊藤博文手书“北米合众国水师提督佩里上陆纪念碑”。每年都有民间组织的纪念活动,人称“黑船祭”,佩里以英雄姿态出现。

 
政治正确
  黑人的高犯罪率,就是我们对黑人的印象,一种客观的偏见。但是总有一些人说,人类不能对他人有偏见,偏见就是歧视,发达国家都这样。确实,这个问题在欧美越发严重,渐渐成了语言禁区。一句不慎,轻则被打,重则丢工作,甚至坐监。
  但这样的说法,并没有经过思考。因为发达国家的观点是多元的,发展中国家,只是接受发达国家的某种观点辐射,有优秀的思想,也有垃圾的看法。上面否定偏见的观点,正是发达国家白左的看法。在白左看来,地球上的不同群体都在一个发展水平,黑人、白人和黄人一样,丹麦人、印尼人和苏丹人一样。
  在白左看来,谈黑人的问题=歧视,这正是白左坚持的政治正确逻辑,理由是保护黑人不受伤害。请看下图

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示意图

 
  以前的文章说过多次了,所谓政治正确,就是用道德压倒规则,以观点否认事实,展现出了明显的双标和逆向歧视。今天再次强调,是为了引出一个重要的结论。
  在政治正确的世界里,道德和智力无法同时实现,要么缺德,要么缺脑,要么两者都缺。为什么说政治正确就是歧视?因为和一般的歧视不同,政治正确的双标,是打着帮助弱者的旗号,以“我弱我有理”的蛮横破坏公平的规则,于是出现了一种奇葩的现象,弱者对强者的歧视。鬣狗要和狮子平等,蟑螂要和人类平等,多么诡异的世界。
 
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一群白痴堵住纽约高速路要求开放边境
 
  象奥巴马、佩洛西这类把黑人的问题都归结到外部,动辄义正词严地指责他人歧视的,都是缺德的政治骗子。他们不同于一般的骗子,政治骗子满嘴都是听上去特别美好的词汇,比如人类、大爱、平等、梦想之类。但实际上怎么样呢?奥巴马母亲晚年患卵巢癌,在生命的最后几年直到1995年底去世,奥巴马竟然从未曾探望。对母亲都如此冷漠,这样的人号称要给全人类服务,你信吗?
  这些骗子的目标是谁,当然是那些不动脑子的傻子。不动脑子的人普遍有个特点,因为他们傻,所以特别在意别人说智商问题。记得有次网上讨论公共问题,有人气急败坏地说,你到过多少地方?见过多少大人物?挣多少钱?扯东打西,这明显就是智力匮乏嘛。还记得网上有人自称为“品味XX”,这样的人可能会有品味吗?马云,会在意别人说他穷吗?李娜,会在意别人说她打球水平低吗?缺啥就会在意啥,这是人的本性。
 
  还有种比较迷惑人的说法:“过度的政治正确不好,但适度的政治正确是好的。”这样的说法问题在哪里?其实并不难破,本质上还是基本概念不清,辩证大法作祟。

  政治正确的关键问题是两重标准,导致了规则与道德的倒置。请问,严重的双标,和适度的双标,性质有差异吗?规则与道德,哪个应该优先,完全不存在适度不适度的说法。

  从统一的公共规则出发,对所有人一视同仁,这个叫做法治,法治是公平正义的基础。虽然看上去并不完美,但良好的公共规则能够让社会不断改善,道德水平自然就提升。

  当政治正确当道,以道德之名破坏公共规则,以求快速消灭个体差异实现平等,看上去很美好,最后会收获什么?索尔仁尼琴早就给出了答案。政治正确越泛滥的地方,道德越败坏。

 

  回到最初的话题,黑人的高犯罪率是客观存在,要改善黑人的暴力性问题,首先要承认黑人群体自身的问题,而不是否认问题。所以,我们发现一个诡异的结论,最歧视黑人的,恰恰是不许批评黑人的白左。因为他们以大爱之名,剥夺了黑人自我反思和改善的可能。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美国黑人的犯罪率和政治正确

服务条款

点赞还是拍砖?

0 points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两大豪门已谈妥,两大交易方案确保内马尔投奔皇马成真

波士顿快闪店| 精灵宝可梦主题Pop-up Bar可爱汉堡包,来捕捉神奇宝贝啦!